欧根・奥涅金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nbsp in /var/www/wordpress/novel/read.php on line 55


《欧根·奥涅金》

〖俄〗普希金 著
查良铮 译

关于《欧根·奥涅金》A.斯罗尼姆斯基

查良铮译

  原载1953年苏联出版的《普希金选集》。

          诗体长篇小说《欧根.奥涅金》的写作费时八年以上。一八二三年五月,普希金在比萨拉比亚开始动笔,到一八三O年的秋天,在波尔金诺村才将它写完。一八三一年的秋天他修订并补充了最后一章。

          欧根.奥涅金象是一面镜子,反映了俄国人民解放斗争的重要阶段之一——即以一八二五年十二月十四日的暴动为结束的贵族革命运动时期。这一篇小说的情节正是贯穿了从一八一九年到一八二五年的一段时期。

小说的主人公欧根.奥涅金并不是一个十二月党人。十二月党人都有坚强的政治信仰,并且是奋不顾身的,而奥涅金呢——则是一个利已主义者,没有任何信念,对一切都“幻灭”了。他所受的教育是肤浅的——“他多多少少,这样或那样学一点东西。”

          他没有等到完成学业,就和当时许多贵族青年的典型人物一样,追逐着社交场中的宴乐。所不同的是:他的资质聪慧,而且富于情感。他的心灵深处隐藏有高贵的憧憬,而社文场中的游乐很快就使他厌烦了。他看出了上流社会的空虚和审俗,从而对一切人都感到了幻灭。因为他除了上流社会以外,不曾见到其他的人们。外国教师教育他成长,他既不清楚俄国,也不认识俄国的人民。他一旦摆脱了上流社会,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才好。于是他充满了心灵的怠倦,毫无目的地打发日子,成为一个任什么也不能做、只是整天想着他自己的多余的人。

          奥涅金的利己主义在他和连斯基的决斗上表现得特别鲜明。他由于心浮气躁杀死了年轻的友人,因为他只是追随着上流社会的一股风习,不肯在事前好好想一下,究竟应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情。

          然而,他却有二个重要的优点,就是:他对于贵族社会的否定态度。他为自己的无所事事感到难受,切身体验了利己主义的痛苦。因此,就这一点而论,他是与众不同的。他不同于那一群自满的、被一切人一提起来就认为“某某真是个可爱的家伙”的贵族们。奥涅金的苦恼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真实实的痛苦。苦恼的原因在于他不满意周围的现实。别林斯基非常正确地说,他是“痛苦的利己主义者”。

          和奥涅金成为对照的是小说中的达吉亚娜。她也隶属于贵族阶级,然而,有如普希金所说,她有一个“俄罗斯的灵魂”——这是她的最大的长处。她爱俄国的自然景物和俄国冬天的冰雪的灿烂,她爱俄国的歌曲和故事,爱自己的奶妈菲利普耶芙娜(奶妈的形象,普希金承认是照他自己的奶妈阿林娜·罗吉翁诺芙娜描摹出来的)。达吉亚娜的“俄罗斯的灵魂”可以从一切——从她的行为,她的冲动,她的思想和情感,她的谈话(例如:“呵,奶妈,奶妈,我心思重重,我想要呕吐,好妈妈,”这里激荡着纯朴人民的多么真挚的声音)看出来。这种人民的语言也可以从达吉亚娜的信中。从她和奥涅金的女管家的谈话(第七章)以及最后对奥涅金的动人的表白中感觉到。

          尽管贵族小姐的地位和她青春的幻想所着迷的法国小说给了她怎样的影响,达吉亚娜的“俄罗斯的灵魂”却克服了这一切。她在性格上仍旧是一个地道的俄罗斯女人——有决断,有坚强的道德信念和责任感。如果说她的积极的品质没有得到适当的开展,这过错不在于她,而在于她所不得不生活于其中的环境。因此,达吉亚娜的命运引起了读者深切的同情。“我可爱的达吉亚娜”——这不仅是诗人的真心话,也是读者的共同感受。

          这篇小说描出了农奴制时期俄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广阔的画面。它有贵族生活的彼得堡及其剧院和餐馆,也有彼得堡的平民:送牛奶的女郎、马车夫、卖面包的德国人(第一章)。它表现了彼得堡的上流社会(第八章),它以尖刻的讽刺写出了莫斯科的贵族社交界及其琐碎的兴趣和无聊的谈话(第七章)。乡间的地主们也被诗人以同样讽刺的笔调描绘了出来。拉林老夫妇和他们的邻居——“乡间的花花公子”彼杜式坷夫、“出色的地主”格握斯金等等——正是这种庸俗的、不可能有任何智慧的、活生生的农奴地主社会的代表人物(第二章和第五章)。在这篇小说里,普希金使现实中的各种典型现象都得到了艺术的反映。用别林斯基的话来说:《欧根·奥涅金》确实是“俄国生活的百科全书”。
返回  1/368 首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