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妇人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nbsp in /var/www/wordpress/novel/read.php on line 55

小妇人

第一章 朝圣

--------------------------------------------------------------------------------

   “没有礼物圣诞节怎么过?”乔躺在小地毯上咕哝。
   “贫穷真可怕!”梅格发出一声叹息,低头望着身上的旧衣服。
   “有些女孩子拥有荣华富贵,有些却一无所有,我认为这不公平。”艾美鼻子轻轻一哼,三分出于轻蔑,七分出于嫉妒。
   “但我们有父母姐妹,”坐在一角的贝思提出抗议。
   这句令人愉快的话使炉火映照下的四张年轻的脸庞明亮起来。”我们没有父亲,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没有,”乔伤心地说。听到这句话,大家的脸又暗淡下去。她虽没说"可能永远没有",但每个人心里都把这句话悄悄说了一遍,同时想起远在战场的父亲。
   大家一时无言。一会梅格换了个声调说:“你们知道妈妈为什么建议今年圣诞节不派礼物吗?因为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而我们的男人在军营里受苦受难,我们不应该花钱寻乐。
   虽然我们能力有限,但可以在这方面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而且应该做得高高兴兴。不过我可并不高兴。”梅格摇摇脑袋。
   想到那些梦寐以求的漂亮礼物,她感到遗憾不已。
   “我看我们那丁点儿钱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们每人只得一元钱,献给部队也没多大用处。我们不要期待妈妈给我们什么礼物,不过我真的很想买一本《水中女神》,那本书我早就想买了,”乔说。她是个蛀书虫。
   “我本来打算买些新乐谱,”贝思轻轻叹了口气说,声音轻得谁也听不到。
   “我要买一盒精致的费伯氏画笔。我真的很需要,”艾美干脆地说。
   “妈妈没说过这钱该怎么花,要是看着我们两手空空,她也不会高兴的。我们倒不如各自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高兴高兴。为挣这些钱,我们花了我多少心血!“乔大声说道,蛮有绅士风度地审视着自己的鞋跟。
   “可不是嘛--差不多一天到晚都得教那些讨厌的孩子,现在多想回家轻松一下啊!”梅格又开始抱怨了。
   “你何尝赶得上我辛苦呢?”乔说,”想想好几个小时和一个吹毛求疵、神经质的老太太关在一起,被她使唤得团团转,她却永远不会感到满意,把你折腾得真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或者干脆大哭一场,你会感觉怎样?”“怨天尤人并不好,但我真的觉得洗碗打扫房子是全世界最痛苦的事情。这让我脾气暴躁不算,双手也变得僵硬,连琴也弹不了。”贝思望着自己粗糙的双手叹一口气,这回每个人都听到了。
   “我不相信有谁比我更痛苦,”艾美嚷道,”因为你们都不用去上学。那些女孩子粗俗无礼,如果你不懂功课,她们就让你下不了台,她们笑话你的衣着,爸爸没有钱要被她们标价,鼻子长得不漂亮也要被她们侮辱。”“你是说'讥谤'吧?别念成'标价',好像爸爸是个腌菜瓶子似的,”乔边笑边纠正。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对此不必'冷嘲日(热)讽',用好的字眼没什么不对,这有助于增加'字(词)汇',”艾美义正辞严地反击。
   “别斗嘴了,姑娘们。乔,难道你不希望我们拥有爸爸在我们小时候失去的钱吗?哦,如果我们没有烦恼,那该多幸福啊!”梅格说。她还记得过去的好时光。
   “但前几天你说我们比起王孙公子来要幸福多了,因为他们虽然有钱,却一天到晚明争暗斗,烦恼不休。”“我是这么说过,贝思,嗯,现在也还是这么想,因为,虽然我们不得不干活,但我们可以互相嬉戏,而且,如乔所说,是蛮快活的一伙。”“乔就是爱用这些粗俗的字眼!”艾美抨击道,用一种谴责的眼光望着躺在地毯上的长身躯。乔立即坐起来,双手插进衣袋,吹起了口哨。
   “别这样,乔,只有男孩子才这样做。”
   “所以我才吹。”
   “我憎恨粗鲁、没有淑女风度的女孩!”“我讨厌虚假、矫揉造作的毛头妹!“'小巢里的鸟儿一致同意,'"和平使者贝思唱起歌儿,脸上的表情滑稽有趣。尖着嗓门的两人化为一笑,”斗嘴"就此结束。
   “我说姑娘们,你们两个都不对,”梅格开始以姐姐的身份说教,”约瑟芬,你已经长大了,不应再玩男孩子的把戏,应该检点一些。你还是小姑娘时这倒没有什么,但你现在已长得这么高,而且网起了头发,就得记住自己是个年轻女士。“我不是!如果网起头发就把我当女士的话,我就梳两条辫子,直到二十岁,”乔大声叫起来。她拉掉发网,披落一头栗色的厚发。”我恨我得长大,得做马奇小姐。我恨穿长礼服,恨故作正经的漂亮小姐。我喜欢男孩子的游戏,男孩子的活儿以及男孩子风度,却偏偏是个女孩子,真是倒霉透了。做不成男孩真让我止不住失望,可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因为我是那么想跟爸爸一起参加战斗,却只能呆坐在家中做女工,像个死气沉沉的老太太!”乔抖动蓝色的军袜,把里头的针弄得铮铮作响,线团也滚落到一边。
   “可怜的乔!真是不幸,但有什么办法呢?你只好把自己的名字改得男子气一些,扮演我们姐妹的哥哥,找点安慰。”贝思一面说,一面用柔软的双手轻轻抚摸着靠在她膝上的头发蓬乱的脑袋。
返回  1/110 首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