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nbsp in /var/www/wordpress/novel/read.php on line 53
   
    《白鲸》
       [美]赫尔曼.麦尔维尔著 曹庸译
    
    译 本 序
    赫尔曼.麦尔维尔是霍桑.朗费罗.惠特曼同时代的富有特色的美国作家.他以一八一九年出生于纽约,祖先为苏格兰望族,祖父托马斯.麦尔维尔少校,诗人奥列弗.温德尔.霍姆斯(一八○九年......一八九四年)曾在著名的《最后一片叶子》一诗中颂扬过他;外祖父彼得.甘斯沃尔特,是在独立战争中立过殊功的将军,荷兰移民的家族.父亲艾伦.麦尔维尔是个破产的进口商人,在赫尔曼十二岁时逝世.由于家道中落,赫尔曼.麦尔维尔不得不辍学谋生,十五岁便投身社会,先后做过银行文书,店员,小学教员,农场工人等工作.一八三七年,他应募上了开往利物浦的帆船"高地人号"做侍役,开始过严酷的航海生活,后来他在小说《雷德伯恩》的第一页上对这次航行这样写道:
    我当时还是个少年.大约是在我母亲还未从纽约迁居哈德逊河畔一个农村的时候,我们单调地住在一间小屋里,我为未来的生活所设想的几个打算都可怜地幻灭了,自己又急需找点事做,加上天生有个爱漂泊的性格,这些当时都一起涌上心头,从而使我出海去当水手.
    麦尔维尔从这第一次航行归来后,又在匹茨堡,马萨诸塞,东奥尔巴尼和纽约等地当教员.
    一八四一年,麦尔维尔上"阿库斯奈特号"当捕鲸水手,到一八四四年十月在波士顿被美国军舰"合众国号"解雇,结束了他的航海生涯.在这三年间,他呆过三艘捕鲸船.因受不了"阿库斯奈特号"的非人生活,他逃到努库希瓦岛,同泰比人一起生活了四个星期左右.一八四二年八月,他乘澳洲帆船"路茜.安号"离开努库希瓦岛.几个星期后,他同另外九名水手,在塔希提岛附近被押下船,因有参加暴动行为,被短期拘留后,在南太平洋各岛屿呆了约一年.此后,他到檀香山做过店员,当过商船水手.这些生活经历,为他积累了创作小说的丰富原始材料.
    一八四四年,他那本描写泰比人生活,抨击帝国主义者借传播基督教之名,推行殖民政策之实的《泰比》出版后,轰动一时,霍桑和惠特曼都著文评介,梭罗,爱默生也分别在刊物上提及此书.
    但是,一八五一年《白鲸》出版后,却受到了极其不公平的待遇.此后虽陆续有作品问世,但他始终未能摆脱生活困境.一八六三年,他携眷迁居纽约.一八六六年,他到纽约海关当外勤稽查员,直至一八八五年引退.
    一八九一年九月二十七日,麦尔维尔病逝纽约,当时人们竟不知这位《白鲸》作者为何许人,直到逝世后第三天,报上才刊登一条不引人注目的消息.
    麦尔维尔的作品,除了《泰比》,《白鲸》以外,还有得到斯蒂文生和亨利.亚当斯赞赏.被认为是《泰比》续篇的《奥穆》(一八四七年),描写南海生活,将真实的冒险故事,以浪漫的讽刺笔调和哲学议论结合在一起的《玛地》(一八四九年),《雷德伯恩》(一八四九年),描写军舰生活,因揭露兵舰施行体罚,终于促使美国海军废除体罚的《白外套》(一八五○年),以"暧昧行径"为副题的《皮埃尔》(一八五二年),关于美国独立战争的《伊萨雷尔.波特》(一八五五年),短篇故事集《广场故事》(一八五六年),写贩运奴隶船上黑奴起义的《贝尼托.切莱诺》(一八五六年),讽刺小说《骗子》(一八五七年).一八六六年出版了描写内战的诗歌《战争诗篇》,这个作品当时没有受到注意,后来才与惠特曼的《敲呀,鼓,敲呀》一诗齐名,一八七六年出版了另一个不为人重视.一万八千行的长诗《克莱尔》,此外,还有一九二四年被整理发表的遗稿《比利.巴德》.
    麦尔维尔于一八五○年二月从英国回来后即着手写《白鲸》.四月间,他到图书馆借阅许多有关捕鲸方面的书,以便回忆过去的生活经历,帮助构思.当年夏天,《白鲸》已经接近完成,但是,他因为重读了莎翁的剧本,有所启发,又因结识了霍桑,细读霍桑的一些作品,并在当年八月发表了一篇论霍桑的《古宅苔藓》的文章,就文学问题提出了一些重要看法,因而推迟了向出版社交稿时间,迟至一八五一年夏,方将《白鲸》定稿.《白鲸》出版后,麦尔维尔写信给霍桑说:"我写了一本邪书,不过,我觉得象羔羊一般洁白无疵."
    《白鲸》在题材上,类似于麦尔维尔其他一些小说,是以作家本人的亲身经历为根据的.事实上,也正是他过去这些生活经历,使他拥有作为一个作家的厚实基础,成为他发展与扩大想象力的源泉.
    莫比-迪克是一只凶猛而狡诈的白鲸,在大海上一再使许多捕鲸者失肢断臂,船破人亡,成为捕鲸者心目中一种妖魔.
    "裴廓德号"船长亚哈,在上一次猎击中,给莫比-迪克咬掉了一条腿,因此,他满怀复仇之念,一心想追捕这条白鲸,竟至失去理性,变成一个独断独行的偏热症狂.他将白鲸看成人间万恶之源,发誓要到天涯海角去追索它.他搜罗一批所谓社会渣滓,不顾船东的利益,以猎鲸为名出航,使用威胁利诱的手段,勒迫他们跟他一起去作环球航行,专事搜捕白鲸.经过长期的海上颠簸生活,历尽千难万险,终于遇到白鲸,在连续三天的恶战中,最后总算结果了这条白鲸.但是,亚哈本人,大船,小艇,全体船员水手都与白鲸同归于尽,只剩一个幸存的水手以实玛利,来向人间讲述这个故事.
    "管我叫以实玛利吧!"......《白鲸》开头这句惹人注意的话,现在已成为文学作品上一句著名的开场白.我们在开始阅读这部作品之前,还须耐心地先读一读正文前的"语源"和"选录".它们有助于我们了解这部小说的主题和境界,有助于我们了解这部小说的来龙去脉,因为这些是麦尔维尔用以发展他这本别具一格的小说的主要手段.
    谁是以实玛利?我们既可以把他看作是那个在一八四一年去作捕鲸航行,还不成熟.读书不多的麦尔维尔,也可以把他看作是那个在一八五○年和一八五一年写《白鲸》的成熟了.富有灵感的麦尔维尔,事实上,他是麦尔维尔的代言人.以实玛利不仅是个讲故事的,还是参与这次航行的个中人物.
    小说开头二十三章,主要是写以实玛利,也可以说是以实玛利在讲故事.在这二十三章中,以实玛利为我们介绍他出海捕鲸之前的种种遭际:他去听梅普尔牧师讲道,在教堂里看墓碑,在客店里碰到那个"生番"标枪手魁魁格,同他结成知心朋友,又为我们介绍"裴廓德号".待到船启碇后,以实玛利就好象不见了.但是,我们仍会在好些场合意识到他的存在,不时可以隐约地听到他的声音.到了最后与白鲸的三天决斗,当然只有依靠他这个唯一幸庆生还的人来告诉我们这个故事了.
    麦尔维尔善于创造气氛,安排情节,充分显示他在艺术表现上的鲜明特色.他通过以实玛利,一上来就让我们看到许多扑朔迷离,迹近神秘的情节.要出海捕鲸的以实玛利,尚未登上"裴廓德号",就碰上了兆头不佳的几桩事情.先是在第一个捕鲸港新贝德福碰上一个姓"棺材"的客店老板;接着在教堂里看到好些因捕鲸而丧生的水手的墓碑;到了南塔开特,又在客店门口看到象绞架似的一根旧中桅,使他不禁对这趟航程产生前景不妙的预感.作者为了亚哈的出场,更是可谓煞费周章,首先是以实玛利听了法勒船长一番关于亚哈的谈话,接下来是那个预言家以利亚三番五次的语无伦次.莫名其妙的"黑话",把亚哈说成个叫人莫测高深的人物.终于,"有一天早晨,正是天色不那么阴霾,将明未亮,但还是灰的时分,船只随着一阵顺风,以报复似的急跳和伤感的速度向前急冲,那会儿,我正登上甲板去值上午班,把眼睛向船尾栏杆一瞄,我顿时浑身掠过一阵预兆性的寒颤.现实超过恐惧;亚哈船长站在他的后甲板上了."
    亚哈这个人物的性格与决心,在航程中,随着船只向前航驶而日益显露.最初是他在第三十六章"后甲板"上,向大二三副,三个标枪手和全体水手倾倒出他那抑制不住的激情,力图"降服"他们,表白他要把莫比-迪克追击至死的决心.后来在九次"联欢会",即同九艘捕鲸船相遇的故事中,作者绘声绘色地刻划了亚哈的急迫心情和坚定决心.在荒漠的太平洋上,船来船往,有的船欢欢喜喜,满回航,有的船愁容满面,带来令人胆战心惊的消息:白鲸又在肆虐.亚哈一经得知白鲸的动向,便不顾前景如何艰险,不听大副劝告,立即要船顶着逆风,迫不及待地直冲向那表面无比平静柔和,却就可能会在那儿被莫比-迪克摧毁的洋面.
    亚哈这一人物,这个被美国文艺评论家卡尔.范多伦称为"南塔开特的魔王"的猎鲸老手,是捕鲸发源地的南塔开特人.在南塔开特,人们向来把海洋当作他们特有的牧场,认为这个水陆世界的地球有三分之二是属于他们的.亚哈到过好些"吃人生番"的地方,他的鱼枪曾经刺中无数大鲸,他操鱼枪的敏捷与准确,在南塔开特是数一数二的.因此,作为一个捕鲸船长来说,他是个无所顾忌,意志坚强,骁勇善战,经验丰富的船长.法勒船长就说他是个伟大的.不敬神却象神似的人物,是个好人,但不是个虔诚的人.
    亚哈在上一次航程中,被一条名震海洋的白鲸刈掉了一条腿,从此,他怀着狂热的复仇心,要追捕这条白鲸,他把白鲸看成不但是他的肉体上的大敌,也是他理智上.精神上的宿敌,是种种属于心怀恶念的神力的化身,他不惜以遍体鳞伤之躯去跟这条恶行化身的白鲸敌对到底.他在失掉了腿后回航时,因为愤恨至极,失魂落魄,近乎癫狂,弄得船上的大副不得不用带子将他绑住,给他穿上紧身衣.
    亚哈怀着怒不可遏的疯狂心思,一心要追捕白鲸,胸有成竹地布置这次出航.他背着那些满想数尽造币厂的金圆的船东,私自雇用五个祆教徒,为自己配备一只小艇.他自己心里有数,他的动机和目的决不会得到船东.船员和水手们的支持,因此,他装聋作哑,以掩饰这次出海的真正目的.
    于是,"这个白发苍苍.不畏鬼神的老人......带着一群水手,满怀愤恨地要走遍天下.去追逐一条约伯的大鲸,而这些个水手,也主要是由一伙混血的背教者.光棍和生番组成的......也是道德薄弱的一群,加上一个力不胜任,只有无济于事的美德或者公正观念的斯达巴克,一个卤莽而漠不关心的,镇天嘻嘻哈哈的斯塔布,和一个非常平庸的弗拉斯克.这样一群水手,这样配备的头目,似乎就是劫数难逃的天意特为帮助他完成他那偏热症的复仇而挑拣出来的一群出类拔萃的人物."
    亚哈的外表象个刚从火刑柱上解下来的人,冷酷的相貌,高大的身材,活脱是一座雕像,一派凛然不可侵犯的尊严.这个人穿得邋里邋遢,但在以实玛利眼中,他是"船上的可汗,海中之王,大海兽的太君";认为"你的伟大,真是如天之高,如海之深,如太空之广漠",是个令人望而生畏,不可捉摸的船长.
    亚哈打从第一次在甲板上露面后,每天躺在床上只有三个小时,他把船长室看成坟墓,把床铺当成墓穴.镇天在甲板上踱来踱去,简直教人看得出,他的思想也在不停地踱步.他白天观测太阳,计算纬度,晚上则看海图,研究过去各种航线,参考旧航海日志,在海图上不断标下记号.他熟悉一切大小潮流与形势,能够从中预测出可以在某个地方某个季节进行猎击.
    亚哈就这样沉浸在铲除白鲸,雪耻报仇之中.那条白鲸,当时确是海上一大祸患,它使许多船艇覆没,无数水手丧生,人们一听到白鲸这个名称,简直就毛骨悚然,避之唯恐不及.但是,亚哈毕竟不是个"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英雄,他只是个私念重重.刚愎自用的个人主义者.不过,他除了日思夜梦地要追索这条白鲸以外,他倒是既不渴求什么权势,也没有什么利欲野心.他没有什么恶德败行,也看不出有什么美德善行.但他敢于反抗神明,反对习俗常规,勇敢坚强,很有一股拗劲.他还颇有人情味,不时想起结婚了三个航程(大约十年左右)的妻子和唯一的一个儿子.他孤单寂寞,满腔抑郁,把全部精力都消耗在一个报仇雪恨的念头上.睡觉时,双手捏紧拳头,醒来时,指甲把掌心都掐得鲜血淋漓.这个偏热症狂的老人,不敢将其意图明告他的下属,表面上却须装得象一般捕鲸船长一样,履行船长职责,完成出航任务,他下令除随时留心白鲸以外,遇到其它大鲸,都要随时下海追捕,猎击取油,照常规行事.他深知大副斯达巴克在灵魂深处,不赞成他这个追捕白鲸的计划,因为斯达巴克曾表示,"我是到这儿来捕鲸的,不是来为我的上司报仇的."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假公济私,担心水手们有朝一日会起来反抗,他不得不充分利用他那作为船长的职权与威信,对水手威胁利诱,施加精神压力.他自喻为火柴,要去点燃别人.可是,到头来,水手们却把他同他所要追捕的白鲸等同起来,把他视若魔王,连那个心地善良的斯达巴克也恨起他来.直到三天恶斗的前夕,斯达巴克还最后鼓起勇气,以家庭,孩子,船东利益为重相劝,要他迅即把船调头转向.可是,他仍一意孤行,一步步走向"命运"早就给他安排好了的结局.亚哈精神上完成了宿愿:报了仇,雪了恨;肉体上则与白鲸同归于尽,而"那个大寿衣也似的海洋,又象它在五百年前一般继续滔滔滚去".这就是亚哈的悲剧.作为一个捕鲸船长的遭遇来说,亚哈的一生是具有普遍意义的.
    在十九世纪,捕鲸是一种"随时会把人带向来世的深渊"的行业,多半是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肯拿着生命去拼搏的一种职业.在当时的物质技术条件下,捕鲸完全只靠体力,凭经验才能侥幸于万一,况且一次捕航行程,一般都要三年,吃的是干腌粗食,喝的是海水,呆在简陋的帆船里,既要经受热带地区的火也似的炎热,又要遭到极区刮来的冷彻肌肤的风暴的袭击,因此,捕鲸船里尽是五光十色的亡命之徒."社会渣滓",就不是奇怪的了.
返回  1/105 首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