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无战事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nbsp in /var/www/wordpress/novel/read.php on line 55
西线无战事
                 德国---埃里奇·马里亚·雷马克著
   
    作者埃里奇·马里亚·雷马克(Erich Mara Remarque,1898-1970),出生于德国威斯特伐利亚的奥斯纳布吕克。祖先是法国人,一七八九年法兰西大革命时迁移到了莱茵兰,家境清贫。他一家人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一九一六年十一月他直接从学校应征入伍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因救护战友而被几枚手榴弹炸成重伤,并经过较长时间的治疗,战后先后从事小学教师、石匠、报刊编辑等职。并先后为多家刊物发表作品。《西线无战事》是他在一九二七年下半年利用业余晚上时间花六个星期完成的,小说一问世便引起了许多国家的轰动。而雷马克也也从此成为一名世界闻名的传奇作家。但到一九三〇年以后,纳粹分子便开始对他进行迫害。雷马克便离开德国,一九四七年入美国籍,一九四五年移居瑞士。一九七。年九月二十五日病逝于瑞士洛迦诺,终年七十二岁。
    雷马克一生共创作十一部长篇小说包括《归来》、《凯旋门》、《生命的火星》等等,而《西线无战事》既是他的成名作同样也是他的代表作。和其他作品一样,《西线无战事》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部自传小说。作品主人公保罗·薄依慕和同班同学阿尔贝特·克络普、米罗、罗尔在校长坎通列克的沙文主义煽动下报名参加了志愿兵。在部队,他们又跟锁匠恰德、泥煤工海依、农民德特林以及斯坦尼斯劳斯·克托辛斯基结成好友。小说就写这八个普通士兵在西线战壕的生活和感受。全书十二章,可独立成篇又可综合成文。大体上可分三个部分和一段插曲,第一部分(第一章至第六章)叙述士兵前线及后方生活。第二部分(第七章,全书最长一章)写他们邂逅法国姑娘,对战后爱的渴望以及休假时的种种隔阖。(第八章)接着是一段插曲,写保罗看守俄国战俘时的各种联想。第三部分(第九章至十二章)依次交待了几个主要人物的结局。最后和平来临时主人公薄依慕也倒下死去了。
    全书着重描绘了战争的残酷和恐怖,作者笔下既没有堂皇的军容,也没有壮丽的场面,有的只是毒雾硝烟,断肢残骸,以及战壕中的血泊,墙壁上的脑浆,树枝间的肠脏。让人读了如临其境,却充满了对战争的恐惧与憎恶。
    总的说来该书气势恢弘、风格鲜明、构思井然,有其独到的艺术价值。一九九八年十二月
    本书既不是对战争的控诉,也不是内心的自白,仅仅想以此告知后人曾经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在罪恶的硝烟中苟延残喘着,却最终还是静静地倒下了。
    我们是昨天才从火线后面九公里的地方换防的。而此时肚子里早己添满了菜豆煮牛肉,感觉非常惬意。更何况还有满饭盆的东西可以在晚上享用,就连香肠面包也是双份。这种事情已经远离我们太久了,长着西红柿脑袋的炊事员不停地招呼并用长柄多给每个走过的人舀一大勺菜。对于好吃懒做的恰德和谨慎细心的米罗来说就更为欣喜了,他俩用脸盆装了满满一盆。不过总令人费解的是恰德却永远瘦得像一条鲱鱼,尽管他食欲大得惊人。
    这一切对于我来说,最庆幸的莫过于给每人发了十支雪茄和二十支纸烟,再加上我又用两块嚼烟换得的克托辛斯基的纸烟,这样就共有四十支纸烟,足以供我抽一天的了。其实要不是那个愚蠢的普鲁士人计算错误,我们才不会捞到这么多好东西呢!
    我们是在十四天前被调防到前线的。好在这里没什么战争,所以军需官备足了全连一百五十人的生活资料等我们回去后用。可天有难测风云,偏偏就在最后一天,我们遭受到了英国人的突然袭击。最后活着回来的只剩下八十多人了,——损失相当惨重。
    昨天夜里我们终于撤了回来,稍作安置,便倒头睡觉了。正如克托辛斯基所言,只要能好好饱睡一觉也就不枉打这一仗了。十四天来,几乎天天都是睁着双眼度过的,大家实在是太困乏
    一觉醒来已值正午,大家都不约而同拿了饭盒到伙房前排队,菜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着,有些叫喊着早来的自然是肚子叫的最响的:小阿尔贝特、克络普,一个有头脑的思想者,所以才只是个一等兵;第五位是梦想着考试的米罗,就连硝烟密集的战火中他还在喋喋不休地背诵着物理定律;留络腮胡子的是热衷于谈论军官妓院的家伙罗尔,他认为妓女们都应穿绸缎衫,接待上尉以上客人时应先洗个澡;而我,保罗·薄依慕,就排在第四位。我们四人是同班同学,刚满十九岁便参军当了志愿兵。
    再往后是瘦钳工恰德,二十来岁,却极为能吃;海依·威思托洪,跟我们同龄,挖泥煤出身,他的大手能轻而易举地抓满一整块面包;后面庄稼汉德特林整天只惦记土地和妻子别的并不去多想;排在队尾的四十岁中年人叫斯坦尼斯劳斯·克托辛斯基,长着一张土灰色的脸,深邃的眼睛,和一个出色的能辨别空气和食物的好鼻子。因为他沉稳、机灵而被我们当成是头目。这几个家伙都是我们的朋友。
    很长时间,炊事员不出来。大家都有些烦躁了有些生气。我们一伙排在最前面,见那家伙仍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把汤勺拿出来打饭吧,海因里希!”克托辛斯基在后面喊起来,“饭菜早就煮熟能吃了,还等什么呢?”
    “怎么就来这么些人,得等都到齐了才能打饭。”海因里希摇着头说。
    “就这么多人了,其余的去野战医院和群葬墓地不会回来啦。”
    听完这句话,炊事员愣住了,他的口气也有些变:“可是,我准备的是一百五十个人的东西呀。”
    “那这次,我们该吃顿饱饭了,快开饭吧。”克络普边说边往他腰上推了一把。
    恰德狡黠地笑了一下,眯缝着眼凑过去低声说:“你可真是个死脑筋,这么说,面包和香肠你都领了一百五十个人的,是吧?”
    “嗯。”炊事员神情木然地点了点头。
    恰德颚骨轻轻抖动着:“还有纸烟也是吗?”
    “都是,都一样。”
    “嘿,我们交好运了。”恰德乐得眉飞色舞起来,“我想一想——嘿,没错。恰好每人够分两份东西。”
    “不行,那可绝对不行。”西红柿这才恍然大悟。
    大家也都激动起来,纷纷围过去指责他。
    “一百五十人的东西,决不能让八十个人来分。”这家伙固执地说。
    “小心回头收拾你。”米罗也跟着冲他嘀咕了一句。
    “饭菜你们尽管吃,可东西就发八十人的。”那家伙还是坚持着不肯让步。
    “这次你应该大方点,对不对?要知道东西是发给二连的,我们不就是二连的嘛,你又不是先领八十个人的,就发扬发扬风格快分吧。”克托辛斯基也生气了。
返回  1/53 首页 下一页 尾页